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计资讯 > 财经资讯

奥巴马正致力“经济去中国化” 以退为进摧折中国经济

作者:中信会计培训 来源:转载 日期:2014-9-12 17:15:34 人气:37

奥巴马正致力于“经济去中国化” 以退为进摧折中国经济
奥巴马正致力于“经济去中国化” 以退为进摧折中国经济

  奥巴马以退为进资,对外减少直接军事干预,反手加大经济干预力度,为全球资本回流美国营造积极环境。作者王杰认为,亚洲成为了全球资金避险的重要场所,亚太地区的泡沫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泡沫,也是全球最后一个泡沫。奥巴马正致力于“亚太经济去中国化”。这一观点值得关注。

  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将摧折中国经济。中国经济以政府投资为主导,制造业产能过剩危机被投资长期拉动的需求掩盖。迟滞的改革与过多的“特色”管制导致制造业无法走出国门跨境投资,实现产业国际化,改变中国制造业来料加工低端的生产方式,降低中国产业能耗,推动制造业终端服务业化,扩展社会就业范围,增强国内消费总需求,实现消费推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没有产业的国际化,就没有国际化产品。没有国际化产品,中国制造业就没有核心竞争力,激励自主创新不过是关起门来窃食公共财政的借口。

  来料加工制造业再繁荣,也不能将人民币推向国际化:当全球经济因地缘冲突变得动荡不安,全球需求进入下降通道,外向型制造业将出现大面积衰退,国内对国际能源和生产原材料的需求也将同步下降,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的基础将不复存在,人民币国际化失去根基,谈何国际化进程。

  现在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其的危害在于,为国际投机力量做空人民币铺平道路。

  面对越来越多战火纷乱的世界,看似吊儿郎当的奥巴马真的束手无策了吗?美国霸权真的没落了吗?奥巴马的 “亚太再平衡战略”究竟想实现什么?

  这些问题看起来似乎和中国经济没有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和中国经济却是全相关的。

  经济全球化,让中国从一个产品需求大国变成了产品供给大国,大洋彼岸的美国由产品供给大国变成了产品需求大国。次贷危机爆发前,“中国制造”形成的这种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并未引起中国足够的重视。

  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开始扭转中中美之间的这种经济格局。这种扭转是晦暗的,并以不知不觉的方式进行:先是借力中国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其次减少对国际事务的直接干预,再次是宣布并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

  中国四万亿刺激政策既是投资拉动需求的政策,同时也是为全球输出更加廉价商品的政策——大量的财政补贴激励了商品出口,压低了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消费价格水平,从而为美联储大规模长期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提供了物质基础。

  在中国经济再接再厉的激励政策的持续推动下,美联储长期的量化宽松政策对内对外产生了两种 截然不同的经济效用:对内快速修复了金融系统资产负债表,逐步减弱了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冲击并修复实体经济环境,进而为吸引全球资本回流铺平了道路;对外快速推高了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资产泡沫,并持续推高了中国制造业的制造成本,为中国制造业的衰败嵌入致命楔子。

  金融危机扩大了美国债务,也就在某种成了度上影响到美国的国际事务干预能力,这是显而易见的。

  从北非利比亚到中东,美国不再烧钱直接军事介入,并逐步开始伊 拉克等国家撤兵,看起来,好像是美国开始没落了。

  但隐藏在背后的是,美国看到了全球金融危机对全球新兴市场国家对冲性冲击所产生深刻变革影响的发酵,这种变革引发的动荡发酵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资金开始寻求避险,跨境寻求投资安全环境和估值洼地。

  奥巴马以退为进资,对外减少直接军事干预,反手加大经济干预力度,为全球资本回流美国营造积极环境。在乌克兰问题上,奥巴马对俄罗斯和欧洲在经济层面上的影响,这一点非常显著。

  在上轮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亚洲的繁荣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是至关重要。亚洲廉价生产优势成了全球资本汇集地,而中国制造业的长足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亚洲的繁荣,进而推动了全球的经济繁荣。

  次贷危机爆发后,亚洲在中国持续刺激经济政策的带动下,成为了全球资金避险的重要场所,亚太地区的泡沫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泡沫,也是全球最后一个泡沫。

  在击垮欧元区后,美军移师东进,其目的在于击溃全球最大的最后泡沫,推动亚太地区积聚的资本回流美国复兴美国制造业,修复美国政府资产负债表,维持美国国际地位,确保美国在全球政治、经济、军事领域内的领导地位,全面巩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

  这就是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在2014年四季度,亚太地区的泡沫已临近崩塌临界值。这就是为什么美联储选择在四季度终结QE的原因。四季度,中国经济经过新一轮政府投资刺激,温和回升后因私人部门投资乏力而再次回落。

  当中国经济再次复位衰退对亚太其它国家经济拉动不足时,亚洲金融危机将推动资本回流美国,届时,美联储将在2015年一季进入加息周期,加大资本虹吸力度,亚太再平衡进程加速,亚洲经济动荡将导致亚太国家降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度,转而增强对美国经济的依赖度。

  奥巴马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本质由此显露:“亚太经济去中国化”。

  王杰律师认为,2015年,中国经济安全将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2007年, 以来料加工为主导的中国制造业在产品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同时向世界宣告中国已出现产能过剩。由于中国经济以政府投资为主导,导致产能过剩危机被投资拉动的需求长期掩盖,迟滞的改革与过多的管制导致中国制造业无法走出国门进行跨境投资,实现产业国际化,改变中国制造来料加工的低端生产方式,降低中国产业能耗,增加制造业终端服务业化,推动中国第三产业规模化发展,扩张社会就业范围,渐进增强国内消费需求,实现以消费推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没有产业的国际化,就没有国际化产品,没有国际化产品,中国制造业就没有核心竞争力,激励自主创新不过是关起门来偷食公共财政的借口。

  来料加工制造业再繁荣,也不能将人民币推向国际化:当全球经济因地缘冲突变得动荡不安,全球需求进入下降通道,中国制造业将出现大面积衰退,中国对国际能源和生产原材料的需 求也将同步下降,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的基础将不复存在,人民币国际化失去根基,谈何国际化进程。

  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中国农民工大量回乡,数万家中小制造企业倒闭歇业,中国制造业产能过剩才凸显出来。但是,次贷危机爆发后,中国四万亿刺激投资刺激再次掩盖了产能过剩,这个被动的过程,是一个恶性循环,一直延续到至今。

  现在,这个循环已经无法再持续下去了,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已经导致中国经济资源错配 已达极限,利率久期错配形成的市场高利率彻底打垮了私人部门的投资信心。当私人部门退出或无力进入投资领域而仅仅依靠政府投资拉动经济时,经济所焕发出来 反弹仅剩回光返照的色彩。

  2014年中国经济刺激被称为“微刺激”,但此次刺激层面仍然是全面的。从外贸到内需投资刺激内容很丰富,从棚户区改造到保障房投资,从铁公基刺激到加大水利设施建设投资,再到央行发话要求金融机构为“刚需”房贷贷款,最后由地方政府放开楼市限购政策——甚至有些地方滥用公共财权救济下滑的楼市。

  这套组合拳可谓全面,但是,现在政府已沦为投资单干户:在前几轮刺激过程中,私人部门投资已经耗尽,那些借力政府投资试图做大做强的私人部门大部分已死在投资杠杆上了,还 活着的也已债务缠身,自杀和跑路已成为企业家的最优选项。

  曾几何时夸口中国经济已率先走出衰退的呼声,已销声匿迹。历经几轮政策刺激,绝大部分私人部门已意识到了不计成本跟风政府投资的灭顶后果。

  非常现实的是,在本轮微刺激过程中,私人部门不再跟风进行增量投资,仅仅只是存量增加库存而已。这就是在二季度末和三季度区间看到的经济增长温和反弹。除掉政府增量投资对经济的拖动,中国经济仍然在实际衰退,并未出现实质性增长。

  现在中国M2总量已超105万亿,实质上已处于金融危机前夜。按照实体经济货币配给计算,85万亿是合理区间,超过105万亿,意味着金融系统进入危机爆发区间,超过125万亿,届时实体经济已完全丧失货币生产能力,货币完全由央行印刷机产出 ,货币信用完全丢失,将标志着系统性金融风险爆发。

  现在,周小川先生已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继续增加货币供应,意味着中国金融系统面临“明斯基”时刻,不增加货币供应,经济在温和反弹后将再次跌入快速衰退的境地。

  中国铁公基建和土地财政已经走到了尽头,天量资金堆积形成的铁公基房地产楼市已将中国实体经济的流动性吸干了,资金久期错配导致中国实体经济不能产出利润。市场不能产出增量资金,仅仅依靠央行印钞继续维持铁公基建设与发展房地产拉动经济已无可能,高筑的债台就像超过设计荷载高度的在建摩天大楼,在风中摇曳,随时都有垮塌的可能。

  虽然中央政府和央行正在穷尽办法降低私人部门的融资成本,却无实际意义的:其一,压低利率将继续加速金融脱媒,继续抬高金融机构负债管理成本,强化了金融机构谨慎放贷意愿;其二,当私人部门无法通过产出获取利润时,再低的融资成本都会增加负债;其三,对于金融部门而言,对无利润产出的私人部门放贷无异于肉包子打狗。

  这种僵持在三季度开始出现,并将持续下去直到四季度中国债市完成周期性转折。

  2013年末至2014年初,中国人民币升值走完了它的历史进程。这是一个中国制造业繁荣到顶的标志,也是一个没有国际化产业链条支撑的产业出现转折的标志。

  遗憾的是,在中国经济 界主流权威并没有人认识到这个危险的转变:其一,中国制造业低成本优势完全终结,全球跨境资金退出中国制造业已成趋势;其二,中国刺激贸易出口政策将挤垮其他新兴市场尤其东南亚国家低端产业,造成这些国家政局动荡不安进而引致对中国产品的排斥。其三,当中国制造业衰退而对新兴市场尤其东南亚国家原材料需求 减弱时,这些国家将寻求中国之外的替代国家。在全球领域内,这个可替代国家就是美国。

  奥巴马 “亚太再平衡” 的亚洲经济主导权的策略就是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

  2014年的“微刺激”正在用尽中国债市的最后延展空间,债市将在本年度走完其大周期最后的牛市历程,这也将意味着中国政府借债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走到了尽头。当政府融资资源枯竭的时候,私人部门的溃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2015年一季度,美联储加息时机也就在中国债市的转折之后,就像2014年一季度初美联储缩减QE规模时紧盯人民币转折那样,这毫无悬念。

  在债市完成转折后,全球人民币贬值风暴将再次展开。在此之前,股市蓝筹估值修复大周期横盘反弹已经结束,“沪港通”将成为境外资金做空A股市场的主战场。


本文网址:http://www.nbzx.net/kjzx-ckzx/866.html

在线报名

姓    名
性    别
联系方式
意向课程
校区选择

* 注:提交后客服将于1个工作日内联系您。